特邀嘉宾主持人董冰:疫情和石油价格战给金融市场乃至整个经济带来非常大的不确定性,今年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吗?未来的增长是怎样的?要如何面对?

魏力:这个问题非常好,我可以跟大家讲,今年中国经济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最新数据看到,港口货物进出口在增长、挖掘机数量在增长,4月份开工、复工、复产,商场的人流在增多,疫情防控有效之后经济在逐渐恢复,本年度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现在整个国家新的任务是,确保防疫胜利成果,保证经济复工复产顺利,提升内需,帮助经济的增长。

但是,看到今年二季度以及全年经济反弹过程中,我们心里仍然非常警惕疫情再次复发,因为如果疫情复发一定会引起经济波动,我们要注重投资拉动经济,同时要提升内需,扩大出口,提高经济发展质量。

管清友:今年一季度负增长确实是“活久见”,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到,应该说砸出深坑来,毫无疑问最坏时期已经过去。其实从4月份我们看到,各种数据已经有所反应,慢慢转换,有些环比数据确实有好转迹象,复工数据也在转好。

到二季度末再到三四季度,我相信肯定比一季度情况要好,这个我想大家有共识。今年应该说内外都面临比较大的压力,尤其国际市场波动性确实比较大,也是“活久见”。

中国市场总体表现平稳,因为过去跌的多,另外我们疫情总体控制非常快,这也体现中国体制特点,同时我们在流动性管理上做的也比较及时,现在流动性相对比较充裕,至少金融市场不缺钱,现在缺钱的是中小企业,这是令研究者和投资者比较担心的问题。

第一个判断就是今年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但是真正能够拉动股票市场有一个比较好的上涨,肯定还是需要企业业绩内升性的增长,光靠流动性宽松,把股值打起来不持续,或者风险很大,或者来的快去的快,这些我们一定要注意这个特点。

魏力:是的,管博士提到几个非常重要的概念,第一点是我们流动性的管理,这点是2月3号春节之后第一个交易日,我们央行对市场进行非常多流动性支持,使着我们的股市在疫情开始之后第一个交易日,虽然大跌之后但是平稳过渡,那么管博士刚才也讲,为什么这次股市相对表现良好?是因为2018年整个贸易战前提下已经做了一些调整,但是仍然对未来经济发展中有一些风险,也是未来工作和经济提高过程中工作重点非常重要的。

还有一点刚才管博士也讲到,比如美股这次巨大的振荡,为什么美股这次“活久见”?为什么巴菲特老先生,最后2020年都在见证历史,为什么十个交易日出现四次熔断?因为美股这次首先高处不胜寒,涨的太多,第二个美股面对非常多的大选的不确定性,而且我们看到过去五六年,美股上涨总体企业盈利水平提高有限,但是美国很多公司使用比较多的股票回购,来利用杠杆,使他的股价上升,这些因素帮助投资人进一步认识,未来怎么看全球核心资产美国的股票这样资产的投资。

管清友:美国股市说实话,做投资策略角度来说,我们又会说如果一般投资人,你的对冲工具不够或者你的投资经验不足的话,就是静观其变,不要因为美国股市反弹而后悔,这个钱大概不是你赚的。

对于我个人而言,促使我们思考,传统观察资产价格理论是不是还能站得住脚?或者最近十年里头,资产市场出现哪些变化值得我们深思?我们制定新的资产配置策略和交易策略是不是所谓实践中而来,而不是拿教科书一套东西指导实践,这是我最近思考的问题。

其实对于投资市场来讲,实践检验真理唯一的标准,无论配置策略还是交易策略都是这个问题。事实证明美国股市现在表现就是强劲,事实也证明中国大城市房价表现就是坚挺,所以投资这个事情要有实事求是态度,而且不断总结纠错、认错,不断让自己认知跟实践相匹配,这是我自己最近体会比较深的一点,供各位参考。

魏力:管博士提到非常好的问题,我们作为经济学家深有体会,刚开始管博士讲,现在金融市场不缺钱,如果各位嘉宾有支付宝,你们可以看到余额宝收益跌破2%,说明这些钱不断购买金融产品压低它的收益性,真正缺钱是中小企业,这点我们可以看到。

管博士马上提出非常好的,直接进入投资主题的话题,你投资的时候就要选择标的,就是选择一个工具,这个工具才能帮助你保值增值。在这样工具我们谈到中房和美股,这就是全世界都在关心的两个最大的资产。

管博士思考很多资产定价模型,最近所有经济学家都在思考,首先西方经济学、传统经济学对资产定价的定义,同时大家都在谈MMT,就是现代货币理论。为什么?因为在传统经济学里边,我们没有发现几大央行有这么大的能动性。

这次疫情出现之后,我们在第一季度《宏观经济分析及资产配置报告》中仔细研究各大央行货币政策,来支持经济、刺激经济,用更熟悉的话讲什么意思?就是各大央行向市场提供大量的流动性,再进一步更熟悉话来讲就是“放水”。

这样大的“放水”情况下我们怎样了解通货膨胀?通货膨胀是消费品的通货膨胀还是投资品的通货膨胀?其次在这样大的货币政策刺激情况下,未来这么多钱会去哪里?

在疫情期间几大央行放一些水,那些水没有办法流到实体经济,为什么?停工停产社交隔离,餐厅关门,流到哪里?金融市场,所以我们看到很多资产价格最近比较大的涨幅都是和货币理论相连接的,这又转到我们最近非常熟悉的一句话,你赚不到你认知之外的钱,为什么?

因为在疫情期间你要认知到,我们整个经济它已经从传统的经济,变到央行成为一个非常主动的市场参与者的经济,所以的话,有巨大的流动性,它如果不能到实体经济,它到了虚拟经济,所以出现这一轮强反弹。

美股强不强?太强了,美股好多好多企业,不仅全部恢复这次疫情的冲击,而且还创了历史新高,这个就是全球有钱机构、有钱的人用他们的钱来投票,他们认为这就是未来核心资产。

管博士也说,要投资美国科技,因为这个也是全球核心资产,这点我们非常同意。具体到A股,管博士推荐具有内需元素,以及具有稳定现金流的资产,我也认为这些资产非常好。

在美国一些核心城市他的一些房地产,而这些房地产不仅仅是住宅,很多房地产可能是工业物流房地产,而且还有一点很多像数据中心,从大的角度,我认为美国房地产基金这次表现非常好,这类资产也值得全球投资人关注。

管清友:现在市场环境下肯定买核心资产,而大家对核心资产定义不太一样。其实经济学很难解释央行为什么放水?为什么由央行放水?放水之后有什么效果?你跳出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其实货币政策或者现在金融政策有非常强的社会阶层属性。

你要看到货币政策背后阶级属性,为什么大家说放水?金融机构最高兴了,因为水先放到他那里去。清楚这个问题会发现,实际上长期宽松政策对于一般中产阶层、中低收入是巨大的伤害,这告诉我们需要对冲,需要跑赢印钞机,但你不可能跑赢印钞机。经济好的时候没有炒到底,经济差的时候怎么炒到底,不要难为自己。我告诉大家,把自己预期放低一点,不要对自己预期太高。

魏力:非常有同感,我们报告中谈到通货膨胀这一章,非常详细分析管博士说的这些,当“水”多的时候产生过多的货币,一定产生通货膨胀,而在这种通货膨胀中,靠工资吃饭的中低层阶层是受害的,因为你没有办法拿到支持,你到银行贷款需要抵押物,这是第一,第二很多中低层百姓或者投资者大部分钱是现金,没有握有很多抗膨胀的核心资产,比如过去十年在中国如果你的钱没有放到一线核心城市房子上边,你是很难战胜过去十年整个这一轮大的通货膨胀,而这轮通货膨胀不仅消费品,而更多是资产。这点管博士讲的非常贴切。

我们《报告》中跟大家分析,我们要配置,看到这样危机、看到这样挑战,但是不能放弃,就去理财。可惜你理财4%到现在1%—0.8%,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但是你理财的时候仍然要知道整个,英国今天下午四点公布,英国政府用负利率发国债,什么意思?英国政府发负利率还有很多投资人购买,很多机构投资人宁可负利率购买债券,在座嘉宾都要想到,未来我们投资第一放低预期,千万不能讲经济低了就要抄底。

所以整个报告中第三部分讲配置,我们一开始讲的是未来投资风险,我们要跟大家讲,在这样充满挑战世界中,比如全球经济慢慢下滑,欧美经济在下滑,所以整个外贸订单不足,同时央行在放水,真正是有钱的机构、有资产的更容易近水楼台,而真正普通老百姓靠工资吃饭,和这些“水”基本绝缘。

最近央行做了很大的报告,就是家庭财产统计,大部分财产都是房子上,房子上边资产怎么样完全做到保值是很难的,所以我们都是手里流动性部分做好更好的配置,充满风险和挑战情况下而做到投资,控制风险情况下得到更好配置和更好投资方式,这一点也是整个报告核心。所以今天特别感谢管博士非常好的概念跟我们分享。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推荐内容